芝士麻瓜

蠢萌蠢萌の芝麻(* ̄︶ ̄*)
偶尔文艺小清新但大多数时候都在犯二!
有时会悲观消沉但总的来说还是乐观向上!

四月以后

     有马公生纤细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着,脑海里全是那个“说谎者”的身影——初见时随风飘扬的马尾和裙角;第一次合作失败时绽放着光芒的眼睛和不断流淌的汗水;医院里失控的嘶吼和勉强的笑容;还有墓碑上映着她灿烂笑容的黑白照片......即使她已不在人世,但她永远会留在自己的心里,每次的奏乐,都会见到她。

      指尖在琴键上缓缓移动,音乐像流水一般淌过每个观众的心里。无数的人为有马公生去执着于音乐,但有马公生却只为一人演奏,只为那个给他的生命带来了色彩的人演奏,她就是宫园薰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和她相遇的瞬间,我的人生就改变了。所见所闻所感,目之所及全都开始变得多姿多彩起来,全世界,都开始发光发亮!

 

      又是一年四月,有马公生为即将到来的音乐比赛忙碌的准备着,突如其来的铃声将他从乐谱里拔了出来。打开手机一看,原来是发来了短信:“公生,春天到了哟。”这时,他才后知后觉的望向庭院,观赏独属于春天的景色。樱花被风吹落,下起了无比壮观樱花雨,却也消失得无比迅速。有马公生突然就想起了宫园薰的背影。由一开始的光彩夺目到连阳光都黯然失色,到后来的暗淡无光,再到最后的令人窒息的悲痛......

       ——又是一个春天,和你相遇的春天,没有你的春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有马公生和泽部椿握着手在街道上漫步,七月的太阳依旧是毫不留情的照射着大地。炎热的温度,充足的阳光。有马公生已经很少回忆起宫园薰了,或许渡亮太说得没错,泽部椿才是最适合和他共度一生的人。只是偶尔在奏乐的时候,还是会想起那个和自己同台演奏的小提琴家;只是偶尔在甜品店买东西的时候,还是会想起那个朝自己叫嚷着要可露丽的女孩;只是偶尔在医院驻留的时候,还是会想起那个对自己说“你要和我一起殉情吗”的病人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偶尔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你会一直记得我吗?

评论